貼好貼滿。

 

內容注意:

菊台/學院啪啦/隱藏閃光/視角依舊


 

參加社團明明只是想打發時間不用太早回家,但卻常因被學長拉著參與各種未曾見識過的事情,而產生了其妙的情愫,平時總在其他人面前低調安靜並溫和的菊學長,再趕稿日前慌亂著急、並盡全力的努力模樣,他能賭定見識到此的人肯定不多,只有兩人的社團照理是不可能維持的,卻卻未曾聽聞有人要廢止動漫社,雖然覺得奇怪、但也因為能獨佔彼此的時間而偷偷開心著。

 

就算再大考前,社團教室裡學長也會貼心的讓自己讀書,甚至還會指點自己,不論是猜題或畫出重點都非常準確,反而因此讓自成績上升了不少。
同學還詢問自己,動漫社是否還願意收新人,雖然婉拒了不少,但覺得該將這件事情稟報給社長,那日心不在焉的猶豫著卻反倒被學長看出端倪,開口詢問時還見到他有些意外的表情,原以為對方會開心接受,卻再沉默後否決了建議。

「為什麼呢?要是社團多點人,對學長來說不是好事嗎?」
就算得瓜分掉獨佔的權利,也不得不為因人少而得增加工作量的對方著想。
「台君希望讓同學加入,是有特別想要多相處的人在嗎?」
「才、才不是那樣!是他們很煩,纏著我一直問才會提的。」

「那麼這個回答,對你來說不是很好嗎,那位同學就不會一直纏住你了。」
「啊...是這樣沒錯啦......」
看著菊的笑臉自己一時不知該怎麼回應,對方的表情不如平時和藹,不知為何心底冒出了這個念頭,沉默迴盪載空氣中許久,室內只剩搭搭搭的鍵盤聲,台君想起這次學長的新刊似乎是打算出小說。

「... ...菊學長。」
「是?」
即便菊未曾停下動作,但台君就是清楚對方正在等待自己開口。
「菊學長覺得...總愛纏人的人,怎麼樣呢?」
「你說的是你的同學嗎?」
「啊....嗯.......算是啦。」
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大概很難回答吧,打算開口要學長忘了這個奇怪的問題,卻在這時聽見對方答覆。

「不是...很喜歡呢。啊、要是那位你的好朋友的話,得向台君道歉了。」
「不、不是啦,我們感情才沒有很好,只是同班同學而已。」
「這樣啊,那麼真是太好了呢。」
「诶?」
「這樣拒絕掉他加入,對台君來說不是好事嗎?」
「是阿,真是太好了,謝謝菊學長!」
隨後學長邀約了場次聚會,自己像是顯掩飾尷尬似的沒多說什麼就點頭答應,再他說真是太好了的時候,總覺得不像是對方平常的樣子。

※※※※

下學期開始也快要過半,這代表著能在學校裡見到三年級的日子也剩不到半年,雖然也曾暗暗向菊學長詢問對方要去就讀的大學在哪,無奈那間學校並無自己感興趣或能勝任的科系,明明是動漫社的社長兼同人界的大手,怎麼會選擇就讀商業大學而不是技術大學,但學長的反應像是不意外自己的困惑似的,笑著說有過販賣自創物的經驗並對未來有擴展性才選擇就讀,反正就算自己上了大學也不可能會放棄繪圖,頂多就是產量削減,這一來大學畢業後就能有兩份專業,對往後的就業不是十分有力嗎?

這樣的話大概也只有菊學長能說得如此雲淡風輕,要是個普通人還真說不出口,對於大學僅只有取得文品的自己當然是不敢奢想,如此一來往後要見上面是真的非常困難了,恩...大概只有再場次上比較有機會,不過這也給先排個幾小時的隊伍後才能見上短短幾秒吧。

再結束社團活動後,兩人並肩走在校園內準備離開。
從剛才就一直沉默不語的台君,伸手拉住了走在前頭的本田,讓菊轉身看著自己。
「菊學長...」
「怎麼了台君?」

幾經猶豫後,抬首對上本田的視線
「抱歉、這麼突然就說這種話,但是我──喜歡你,菊學長。」
「....!?」

短暫的沉默中,台君看著菊的表情出現變化,再對方打算開口前先出了聲。
「開玩笑的喔、騙到學長了吧★」

「...真是的,要是被別人聽見,可是會立刻傳開的喔。」
「诶~這樣可真會有點麻煩阿。」
「哈哈、但說不定會是好題材呢。」
「學、學長,對不起我錯了!!拜託別讓我變成新刊材料啊,對了、待會一起去吃個點心吧!!」

看著學長那瞬間的表情而改了口,說著自己是打算要向櫻學姐告白才想練習一下,菊學長那時露出了理解表情淺笑著說"不管幾次都能當練習對象的,不過時間也不多了,要告白可要盡快"並拍了自己肩頭,笑著打氣的模樣明明也難得一見,但卻沒什麼心思能收入心底。

※※※※※

雖然約好了要當台君的戀愛軍師,但在那過後台君卻鮮少提起關於練習的事情,反倒常被學長問對方進度到哪?可沒時間再拖拉了、等等的叮嚀,聽再台君耳裡只能苦笑回應,想想現在這樣的距離其實也不差,要是能繼續這樣維持下去,大概能算是好事吧,至少目前與學長最親近的人之一,因該會有自己。

做完值日生後到社團的時間以不如平時來的早,正打算轉開門時便聽見裡頭有交談聲,納悶的想著會是誰來動漫社並微微開啟了門,率先入耳的女性聲音讓他下意識的停下動作。
『奇怪?自己又沒有做虧心事,為什麼不敢直接進去?』
突然想起首次見面的狀況,胸口緊縮的力道讓他下意識皺起眉頭。

又是告白了嗎?但是...這次也會拒絕掉的吧,學長平時總是說著"要是交了女朋友的話,會很麻煩的。"這纇得話,雖然這麼說實在有些過份,但想到這裡的自己卻感到安心,就算對方會被拒絕,但待在門口偷聽的話還是不太好吧。

想著關上門的聲音可能會引起裡頭人的注意,而打算直接離開稍微再附近繞繞因該很快就會結束的,但位女性高分貝的讚揚菊的話語從教室內傳出,最終台君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

「菊!你太棒了、我好喜歡!!超級愛你的!!」這名女性,異常的熱情,這麼親暱的稱呼是同輩的學姐嗎?
期望快點結束的念頭不斷盤旋,菊學長願意這麼長時間的與對方談話,反而讓台君的心情越來越不安。

「能被您喜歡是在下的榮幸,我也十分欣賞您。」

诶?

等等?那是什麼意思?

眼前的視線晃了一瞬,即便試著回神腦袋仍混亂的無法理清思緒───或許是根本不打算思考。
下意識的逃避而合上了門轉身離開,才踏出走廊卻又無法前進。

『現在自己是要去哪裡呢?』

平時下課後的時間都被社團活動塞的滿滿的,回家已是晚餐時段,現在突然這麼早就回去,會不會被詢問,自己又該怎麼回答? 

不想回答

賭氣似的話語再心底響起,捏緊了掌心打算隨便找個地方打發時間,身後卻傳來那人的呼喚。
「台君?怎麼下課了卻沒來社團教室呢? 我還擔心你怎麼了...」
騙人、明明和別人聊的正開心的,哪來的擔心?
「對了、今天來了個不得了的訪客,快點過來我介紹給你。」
是打算說明你的女友嗎?是真的有這麼不得了啊?
「菊學長。」
啊啊...是真的非常不得了呢,比起自己什麼都沒有

「?怎麼了台君,表情、很奇怪呢?」

奇怪嗎?也是呢,畢竟也沒有過這種感受啊。

「身體不舒服嗎?要是需要回家休息也沒關係的,我能...」

「菊學長你、說好要當我的軍師的對吧?」
那次的告白,或許是最錯誤的決定。
「诶? 啊、是的,怎麼了嗎?櫻最近發生什麼事情了,讓你這麼難過?」

「不是的,已經和櫻學姐沒關係了,我喜歡的一直都是菊學長。」但是這一切都...
反正橫豎都是結束,那麼至少別再最後還留有一絲遺憾。

「嗯、關於這件事情...再下很清楚。」

诶?
「诶诶诶!????」
「櫻與年幼的學弟交往的這件事情,可是轟動校內的大事,所以台君是沒有機會的,那時候就察覺到你再說謊,但是因為這樣,每天都能聽見台君的告白,實在是捨不得戳破謊言。」
本田仍以笑盈盈的表情,輕鬆說著讓台君掙扎了好幾日的感情。

「诶、什?怎麼會???」
「就算開始交往了,也還是要維持社團活動喔、接下來還請你多指教了,台君。」

「...蛤?」

 

◎◎◎◎◎◎◎◎◎◎◎◎◎◎◎

後續:

從菊聽見關門聲而離開社團教室時,便一直躲在一旁頭看的墨髮女子,眼神中閃著異樣光芒的興奮喜悅。
「看到了...新刊的題材呢!!」

結束了園藝社的活動,櫻與男友並肩回家,在閒聊間因對方的異樣停頓,順著他的視線認出再走廊附近的人身份。
「哥哥怎麼再那邊...?木茗君?」
卻沒想過對方會出手拉著自己,明明交往到現在好不容易才開始牽手的。
「...別過去,我們還是先回家吧。」
從眼角瞄到那一瞬便查覺到異樣的情緒,那個地方不要輕易靠近對自己才是好的。
不顧及櫻有些慌張的模樣,直接拉起對方的手一起朝大門離校而去。

◎◎◎◎◎◎◎◎◎◎◎◎◎◎◎◎◎◎◎◎

 


 

偷偷藏了扭他的閃光,雖然其實非常光明正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初芽

CR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