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更中~
目前會先把在噗上的文貼過來,要不然真的會飄著飄著就不見惹。

內容注意:
虛構未來/末日論/微虐/菊視角。


時間的紀錄方式,早已不是我們習慣的年月與日,在這個經歷過太多災害的地球,前些日子時對世界公佈了"不適合人類"居住。
即便經過那麼長的歲月,世界仍是妳我熟悉的殘忍,或許這也僅是物競天擇罷了,凡事太過感情用事的妳,大概會斥責我的說法吧?

『菊?怎麼了、又是那個沉重的表情。』
「诶?沒什麼,大概是不小心習慣了。」
來到約定好的地點,妳一臉笑意的迎接了我的沉重表情,我們並肩交談閒聊,緩步抵達妳早已佈置過的小餐桌旁。


妳不放過因此能被表揚的機會,大肆宣揚著妳費了多少苦心妝點、花了多少時間處理食材,才能呈現出眼前的豐盛。
即便妳清楚我不吝嗇於誇獎妳的這件事情,但因此而見到妳洋洋得意的模樣倒也幸運,這麼說起來、很久以前並未如現在這般坦率。

妳和我都一樣,被許多關注壓得喘不過氣。

「看起來真得很美味呢,真是辛苦妳了、□。」
『嘿嘿、快點來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迫不及待的拉開了椅子坐定位,妳安靜的等待我輕聲開口後才一起持起刀叉,在心中收下妳的體貼,沒有這個習慣的妳即便嚷嚷著快用餐,卻仍是願意花時間等我。

前一陣子出了件大事、印象中是稍稍休息的片刻中發生的,一直緩緩移動著的地殼因連日地震加速了變遷,大家原本是一大塊土地分裂而成的,然而最後又緩緩乒湊回原本的面貌,雖然其中少了幾塊碎片...

然後天災又變得更加頻繁,春和秋早再那陣子前就消失了,雖然櫻花與秋葉仍舊存在,但早已不是妳我習慣的一切,世界的變化如此突然又快速,要是妳問我,是否比的上很久很久前的文化衝擊? 

我想我的答案會是肯定的,但也可能是否定,妳知道我無法將這些劃分得清楚,再妳眉梢又露出皺痕前,我下意識的擋住了妳對於我回答內容的感想。
真是非常抱歉呢。

 

『這麼說起來,菊你不打算也跟著飛出去嗎?』
「嗯?」
妳叉起切過得一小塊麵包,有些故意的從我面前輕輕晃過,做出了飛行似的動做、配上那雙眼,我真是萬分後悔沒了隨身帶著相機的習慣。

妳因我的停滯而露出不滿的表情,似是以為我不打算回答感到無趣的不追問,低下頭繼續緩緩解決那近乎快被擺滿的白瓷盤上的食物。
「... ...就算想,也沒辦法出去吧?」
『??...是這樣阿、真可惜呢,外太空不是男人的夢想嗎?』
思考了一會的妳如此回應。

雖然不知道那句聽起來還真像是格言似的話是出自何處,不、似乎稍為能夠想像的到...
「真是抱歉,再下並沒有那樣崇高的興趣...。」
這句回答惹的妳笑了幾聲,沒聽清楚妳說了什麼調侃的話,那笑聲如往常熟悉,熟悉的讓我忍不住眼眶的淚水潰堤。

已經多久沒聽見妳的笑聲了?

在妳沉入海底前,我們有多久沒有見面了?

妳的名字已經成為不存在的字體,不管用哪種語言輸入都無法顯示。

大家在那場災難後各自奔逃,能帶的都帶上、能捨棄的都丟下,人民帶著財產與家人,小孩拿在手中的珍貴玩具被大人無情丟下,寵物被警察禁止攜帶上飛行船,身為國家的我們選出代表,領導飛出地球的人們,或是等帶他們組織出新的國家。

妳問我為什麼還留在這裡,我的子民確實也希望仍能是孰悉的我去帶領...
「要是不留在這裡的話,就會永遠見不到妳了吧。」
輕淡的一句話颳起了微風,騷過耳畔朝著空中飛散,這是第幾次夢見與妳一同用餐的場景了?每次都因為一些小事無法支撐到對妳說出那句話的時候。

在睡一下吧,再多睡一會的話,說不定又能夢見剛剛的場景了,讓我再一次去見妳。

 

 

 

 

 

 

 

 


 

 

因為是滯留在地球的阿菊視角,所以時間線非常模糊,國家的存活時間非常長,簡單帶過的時間都是以千、百年為準。
故事是以一邊訴說菊的夢境,一邊進行現實的狀況,而又為了讓夢看不出破綻,直到最後才說穿現實
這部分的描寫還不算完美,所以可能會讓大家有點搞不清楚 >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初芽

CR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