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的構想是簡單乾淨的畫面,但無奈畫不了那種感覺、

所以就只好麻煩大家用思緒的畫筆,描繪出自己的理想畫面吧。

只是簡單的想發糖而已,要是期望太大可就吃虧了 剛好再10月底有久違的產文念頭一定是灣來叫我記得替她慶生的,但是我遲超久的嚶嚶嚶嚶嚶(###

 

APH二創文 配對是 菊灣

 

以下正文


受邀拜訪歐洲友人的國家,雖然自己與對方的關係還不至於能提出如此官方的邀約,但再三推辭下也只是看著同一封郵件再一次充斥再信箱裡,

邀約日期自己並未有其他事項,嚴格說起來除去身分尷尬外,也沒有能拒絕的完美理由,最後放棄掙扎的點下"同意"才終於讓信箱能喘口氣,處理正規的公務。

 

再前往旅途的飛機上,她拿著鵝黃色的邀請函輕輕取出潔白的卡片查看,受邀名單上她熟視的名子不多,不意外的看見對方的名子也再名單中,

畢竟他們從戰爭時就是朋友了,然而為什麼自己也再這完全不搭嘎的名單中出現?不管怎麼思考,都只得到對方擅作聯想的合情解釋,

確實從最近開始、兩國的交情頻繁的讓自己連反駁的餘地都沒有,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局勢多少讓她有些懊惱,不僅僅引起某位自以為的人生氣發怒,更是讓自己再其他國家面前,被那些視線看得好不自在。

明明因該是微涼的秋季,再這異國土地上卻絲毫感受不到季節變換,一下飛機便有人專車接送到餐會地點,不愧是外國的社交活動,會場四周都被眾多花卉圍繞,也看出不少花心思的佈置,讓她得努力克制拍照的慾望

光是待再會場,就能夠讓人心靈感到被洗滌似的自然環境,再向主辦人───菲利西亞諾 打招呼時倒是完全不保留的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對方,而兩人像是遇到同好似的就這樣聊了好一陣子。

揮手道別還得去招呼其他人的菲利,已經好久沒有一口氣說這麼多話了呢,灣娘一邊喜悅的想著、拿了杯無酒精的雞尾酒邊逛著會場,就如同再一群歐洲人之中相對嬌小的自己特別顯眼,再那群壯碩高大的男子之中,灣娘輕易的就能看見正參再其中的亞洲同伴──本田菊,這一次的餐會同伴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亞洲國家,第一次收到邀情卡時,她還被害妄想的猜測這是本田菊故意安排的,但認真推想這次餐會主辦單位是誰後,這個念頭便不攻自破。

再自己忙著解釋與菊的關係並非如子民們傳的那樣互動熱切,卻被那原先還再一旁觀望的菲利困惑的開口 「诶~~灣是什麼時候和菊離婚了呢?」

那瞬間自己差點沒動手擊暈對方就只是看著被路德抓遠卻仍掙扎的菲利心涼了一半,那都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啊!!!!

 

無法隱忍內心羞恥憤怒的她將手中飲料一飲而盡轉身離開原處,想再倒杯飲料順便讓自己冷靜些許再去和對方打招呼,要不然讓平時再外也努力撇清關係的本田受這莫名的氣實在說不過去。

再擺滿精美點心與水果和酒水的餐桌前,灣娘猶豫著既然難得都來一趟歐洲了是否該試試有酒精的飲料,義大利人的手藝雖然不是沒嘗試過,但機會總是少比亞洲上許多,正當自己下決心再自己的玻璃杯中倒入些許酒紅色的雞尾酒時,身旁的人影讓她有些許緊張,想著自己方才猶豫太久了才會讓對方等待,匆匆倒完飲料後想將湯匙交給對方而回了頭,卻沒料想到是剛才還再人群裡的本田菊站再自己身後。

「诶!?菊也要喝嗎?」

灣娘困惑的將湯匙放回原處,看著還在本田菊手裡未喝到一半的飲料,奇怪既然不需要為何要站在這裡?

「灣小姐...雖然餐會場合適當的小酌自然是好,但這樣倉促喝完一杯還繼續添加,要是到時候醉了不太好。」

「我才、不對,我剛剛喝的是果汁而已!這才是第一杯酒精飲料啦!!」

灣娘無法理解剛剛到底是什麼時候看到的!??明明對方就只是一直背對著自己。

「原來是這樣,抱歉、是在下失禮了。」略感安心得向灣娘點頭致歉,為避免擋到其他人便走到一旁閒聊了起來。

原先還正與其他國家交談的自己,再一聲口哨聲後聽見有人讚嘆著亞洲女子豪邁的飲下酒品,便讓他再意的不得不先告辭原處,去看看灣娘的狀況。

率先答應了這個餐會的他,當然知道菲利先生打從一開始就把灣娘劃入名單中,即便自己再三替對方推辭,也僅止得到菲利笑著說會以灣娘的意願為主。

菲利已經不是和他當了兩三年的朋友,本田十分清楚對方死纏爛打的技巧甚至能讓古板的路德改變決策,便清楚在這邀約下,灣娘也只能再答應赴約的時間點上與自己有所差別而已。

 

「VE~~~好過份啊!!菊!!」

兩人再遮蔽處才聊沒幾句,身旁便傳出了近乎哀嚎得哭鬧聲,並朝著兩人而來,注意到來人的身份為何的本田,率先跨出了一步攔下仍不滿的菲利不著痕跡的掩護灣娘。
「诶、菲利先生,請問在下做了什麼失禮的事情嗎?」

「阿菊平時、對我或路德,從~~~~~來就沒有主動那麼靠近過的VE!!」

聽見菲利特意將這件事情挑出來指責,實在有些哭笑不得,明明一開始以為他和灣的關係是夫妻的不是??

不過冷靜下來想想,依照菲利的個性大概沒想過這個可能,畢竟剛剛入場時自己下意識與他保持距離讓對方抱怨過自己的緣故吧。

然而注意到四周目光因此匯聚而來,本田顯得有些慌張的想了藉口趕忙糖塞對方。

「這、這是因為,有時候會把灣小姐.....當做子民疼愛的關係,所以才會有那樣的舉動。」

「可是、呀咿!!!」

「好了、你這傢伙也該夠了,主辦人怎們能把其他客人晾在一旁!快點回去了!!」

輕鬆抓起突然逃跑的菲利,路德無奈的像兩人點頭致歉,轉身將主辦人抓回工作崗位上。

「Ve~~~路德好可怕。」

看著眼前鬧劇因主角被強制撤離而結束,四周尚未聚攏的人群也略感無趣的轉回身與同伴閒聊,對此而略感安心的本田,沒料想到身後會有人突襲自己。

「菊只是把我當做。子。民。嗎。」

 

『滅了一個火,卻不小心點著了另一把啊...』

即便內心百般懊惱,但仍舊讓人看不出情緒的本田無奈的看著灣娘,她那張好看的笑臉現在只讓他感受到無比威脅。

 

「抱歉、在下只是急著要菲利先生冷靜,所以就...」

苦笑著解釋自己並非此意,雖然他也不是很清楚明明說好再外別過度引人注目的灣娘,怎麼會砲火朝內打呢?

「既然是這樣的話...」

灣娘笑著瞇起了眼,伸手抓住本田豪無防備的衣領,墊起腳跟抬頭吻上對方那略涼的薄唇。

「嗯唔?!!」

 

「菊先生是肯定不會對子民做出這樣的事情、對吧?」

笑鬧的表情就像是惡作劇的孩子般,從一開始就只是裝腔作勢的模樣,讓本田那顆跳的亂七八糟的心稍微安定了下來。

『原來只是惡作劇嗎?真、是...』

無奈的搔了頭,看了四周似乎沒因剛才的玩笑而招人討論,也是呢、再這個以吻為招呼的國度,這樣的惡作劇大概也不會傳出什麼。

「不管如何,在下是不會對其他人隨便做出這樣的事情。」

對上她的眼,現在自己的表情一定是嚴肅的十分驚人吧,看她那一副以為要被罵的模樣。

「既然想宣告世人,那麼多點人知道得話,也是好事...」

這摸不著頭緒的對話,讓灣愣了愣,而菊正好趁這時硬是吻上她的唇,輕鬆撬開那未闔起的齒,就這樣大剌剌的再眾多人的場合上細吻對方,

品嘗著微甜的酒香,直到灣娘紅著臉推開了自己才不得不結束久違的深吻。

「討厭!突然就湊上來做什麼啦!!」

 

「在下只是回敬您的熱切期望。」

壞笑著回話,免不了得受幾下無力的軟拳攻勢,但畢竟自己剛剛偷嚐了口甜酒,也算值得。

 

 

對於菊與灣而言,彼此便是這樣的關係,但即便如此、卻也無法再國際上有任何優利,甚至有不少人以此威脅,於是就只能低調再低調的維持這段感情。

 

 

 

 

 

 

※※※※※※※※※※※※※※※※※※※※※※※※※※※※※

 

 

 

 

 

 

 

瑣碎:

我想菊或灣都是容易被影響的人WWW

因為再熱情奔放的外國土地上,招呼就難得的也跟著熱情奔放了起來XDDDD

加上沒有其他吵鬧的人再,所以更是故意了起來

熱情款待....可真好阿~~雖然我這裡也十分熱情.....(溫度上

 

但是...原本的畫面 不是這樣的阿wwwww 雖然是療遇系但這篇可愛多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初芽

CR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