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同


由來是阿菊家的那個,世界上有3個人和你長的一模一樣,要是全都都看到的話那個人那就會死掉...3個的話死的到底是誰?
不過這詭異的標題,打出來我也覺得....這尛???? ←明明就是妳打的

※依然是APH之作者自我廚的延伸作品,請千萬別帶入任何現實與國際上的事情。

※雖然是某位大大的本子啟發的靈感而生,不過沒看到那本所以也不知道有沒有重複,所以如有雷同,真的是巧合阿!!!!

※和之前噗上發的差不多,不過補上微微的R隱示請注意!

以下正文
┌───────────────────────────────────┐

●○菊的場合○●


菊:「...」
灣:「...」

菊:「該怎麼說呢...」
灣:「因該是早就習慣了。」兩人望著帝菊。

於是帝菊開始欺負對於他的存在還有些陌生的nini和阿勇,香君則因為發覺有些不妙,早就躲開來。

輕蹙了眉頭無奈嘆息「真是的...哥哥還是小孩子嗎?」
菊看著那群吵鬧的人跑來跑去,回首才發覺灣娘的表情有些異樣,於是便牽起她緊握的掌溫柔開口
「別擔心,哥哥他只是鬧著玩而已,而且...我會在這裡保護妳的,所以請別害怕了。」

聞言,灣娘紅著耳根輕輕點了頭不敢讓對方看到自己的表情,兩人交握的手卻沒鬆開。




●○灣的場合○●


菊:「你說什麼!!! 那一定... 就是天堂!! 咦?」 在灣覺得有危險退到菊身邊時傳來了吵架聲 。

耀:「痛、好痛!! 灣灣!!快跟我回去阿魯!!」
梅:「誰管你阿臭老頭!! 滾遠一點,離開我的視線!!」

菊有些意外的看見兩人久違的激烈互打。
手環了胸用手摸著下顎,遠遠看向打架的地方卻沒阻止只是靜靜思考

「嗯...雖然和我想的不太一樣,不過這的確也是灣阿。」

對這景象感到懷念,雖然印象中和她打架對象是以前的自己,還沉浸在過去之餘卻被身旁的人兒打斷。

「菊、菊,請幫我勸勸他們吧,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插手,在這樣下去的話可能會鬧到別人....」
在他身邊的灣娘和平時也有些不同,或許是抽出了那個過去的自己吧...不過菊發現灣娘仍有些在意立場而只輕拉自己的衣袖。

『不過....總覺得,這樣的落差感,真可愛。』低頭看向對方,完全忘了她的請託。

好在最後因菊和灣兩人一同阻止而鬧的不歡而離,梅感到煩悶的轉身就離開,不想又被耀纏上而自顧自的快步走上長廊

帝:「 嗯? 灣...」正巧經過的帝君看見低著頭走路的梅,好像情緒不好而疑惑出聲叫了另一個她的名子。

不過那個名子對梅來說卻異常刺耳,她再面對帝時狠瞪了對方一眼,什麼都沒說的就朝右邊長廊走去。

『那眼神? 該不會...』紅眼的帝終於露齒而笑「事情終於有趣點了阿。」瞇起眼看向已無人的走廊,此時另一頭傳來慌張的腳步聲,引起帝的視線

菊和灣淺喘著氣自梅剛走來的方向跑向帝菊。

「 兄長大人、請問您有沒有看到另一位灣呢?」
指了身旁的灣,而她仍帶著警戒望向對方,防衛性的躲在菊身後。

「另一位阿....原來如此,有喔,她往邊去了。」
雖然這麼說著卻故意把路指向了反方向,帝伸出的手指了左方,輕勾起的唇角藏著菊還來不及看清的意味,菊就帶著想找梅的灣娘朝另一頭奔跑離開。


●●帝梅的場合●●

他轉身朝著山林走去,在一棵大神木前看見了預料中的身影。
「果然在這阿,妳怎麼這麼喜歡這裡呢?」

「!!!! 你、到這裡來打算做什麼?」 被那聲喚回神,轉頭看見對方從容的模樣,自己則提起警戒遠離對方。

「怎麼? 已經不會怕我了阿? 以前可是一見上我就發抖了呢。 」帝掛起笑容看向她。

梅一聽見對方如此調侃自己而不悅咬牙。
「早在你宣敗戰那時,我就不在怕你了!!」壯著膽說了出來,但卻仍然緊盯著他。

「這樣啊...那還真令人感到遺憾。」明明是該失落的字句帝卻彎起唇角瞇著眼盯著她。

「!!!!」
自背後抽出短刀檔下對方突如其來的攻擊,往後跳了一步並蹲下警戒盯著他。
「你想做什麼?」

「果然,還是帶著那把蕃刀阿。」不慌不忙的抽出腰際上的武士刀,將刀鞘放置一旁以方便行動。
梅緊張的視線緊盯著對方移動,就怕漏了一秒而被他襲擊,只見他簡當的做了類似伸展的動作,轉了轉脖子才回頭看向梅。

「吶、很久沒打一場了,妳該不會生疏了吧?」 將刀鋒朝向對方,擺了進攻的姿勢,他悠閒笑著開口。

「... 那時沒能砍下的頭顱,現在終於打算還我了?」 露出一抹冷笑起身揮刀衝向對方。

「那也得妳有辦法拿的走....。」算準了她的攻擊,讓彼此的刀撞擊著接下衝擊、借力將梅往身後甩去。

「嘖!」 為了降低傷害而在地上滾了幾圈減了緩沖翻起身,俐落的用方才順手撿起的石子朝帝菊扔去,而他輕鬆的揮劍就打落飛來的石頭

「哎呀哎呀、我突然想起來了呢...。」 抬起頭瞇眼盯著她笑了出來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交手嗎?」帶著濃濃惡意的詢問還不了解意圖的她。

「?...你想說什麼?」就算厭惡他現在的表情,卻只能為了防備盯著看,不悅的打量下一次出擊的機會,想讓那張臉在也露不出笑容。

「 妳別說你忘了喔.... 我可愛的妻子,別忘了妳還是屬於我的。」 不慌不忙的不再將刀尖朝向她,悠閒似的緩步走近對方。

第一次和他交手...「..!!!」片段的記憶因他的話語逐漸乒湊了起來,握緊發顫的手回神驚覺他正靠近自己,反射性的往另一旁跳開。

看見她的舉動不難發覺她正思索著什麼,帝趁著這機會灑下更多陷阱。
「我不會忘記的呢.... 妳柔軟的觸感。」 惡意的笑在他臉上加深,揚起的幅度像是在宣揚自己將勝利。

「我....我要、殺了你!!!!」捨命似的握緊刀就朝他衝去,被帝挑逗起的情緒順利的讓她再也無法思考,只靠本能盲目也毫無計畫的行動。

將劍朝地插下暫時放置一旁,游刃有餘的徒手接下攻擊,並順勢拉近對方,使她貼著自己一會。
低下頭咬了耳朵的細語了幾句「這麼急著投懷送抱,懷念起再下的溫度了?」

捂著耳推開他往後跳了一步,與他保持在微妙的距離擺出警戒的姿勢像是變回正常的模樣,然而一般人可能察覺不到的、卻那對紅瞳映出她發顫的手。
滿意的看她每個如同小動物般的舉動,嘴角勾起無害的笑容,伸出右手的拇指在脖子前方從左到右比出劃下的動作「妳要的頭顱在這裡喔,不拿了嗎?」

沉默不語的梅盯向他的紅眼,過往像是硬被對方挖起、記憶不斷重複出現在她眼前。
***


「怎麼? 原來這裡的老大是個女的啊...」
聽見那闖入族群中不講理殺害同伴的帝菊如此發言,她仍毫不在意的繼續揮動手中的刀攻擊。
沒想到會被他閃開自己多次連續攻擊,意外之於發現他輕抬起自己下顎。
「近點看才發覺,其實妳長的還算不差呢...」如此說道的帝,勾起一抹令她害怕的笑容。
不打算理清自己為何會怕他反射性的出手「!!!!」 揮出被閃躲的攻擊,她打算趁隙轉身逃離帝的攻擊範圍、不料對方竟完全不怕自己的攻擊直接跟著自己,硬是將她壓進附近一間小倉庫裡。
什麼話也沒說的帝直接將梅的手用一旁的粗麻繩和綁住,並拉到頭頂用刀擋住她能活動的範圍,然後直接動手撕開她的衣服。
當她上身一涼,錯愕的瞪著對方大喊「你想做什麼!!!放開我野蠻人!!!」
「喔呀、原來能聽的懂嗎。 那就簡單多了,我阿..現在要妳。」
壓在梅身上的他看對方嚇的努力掙扎,便開口勸阻即便那更像是威脅「別想反抗,因為那沒辦法改變什麼的...」
「這是...第一次嗎? 那麼在下可還真榮幸呢...就乖乖的成為我的一部份吧..."高.砂"。」

***

越發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那日的疼痛直攀心頭,看著對方一步步走近自己,表情露出難得的慌張。
看著她的那雙瞳毫不掩藏的透露出想將她吞噬的訊息,拿著刀走到離她幾步之差時瞇起眼笑著開口
「怎麼了呢? 該不會....想起了什麼吧?」

「!!!」被他的聲音喚回神,不甘心的咬牙暗罵自己的失誤,在心中承諾會將武器取回並植入驅走他的意念,舉起手執起刀就直接朝他丟去。
出手砍下那把銳利的蕃刀,但當回頭找她時那才發現對方不見蹤影
「丟下愛刀逃跑了嗎.... 雖然是個聰明的抉擇,不過這樣可真是無趣。」
感到無趣的嘆口氣, 回頭撿起她的武器和自己的刀柄將其收好,等待對方自己來要回這個前他可會好好保存。

 

-----------------------------------------------------------------------------------------------------------------------

 

 

 

看了幾次才發現沒打上自己的廢話,雖然也沒人想看,不過這樣才有一種結束了的感覺(自以為??

總之是難得的,我說過會在第二次打上帝菊時附上自家帝的設定的!> <  這次太急了就忘了,下次會發一篇設定出來的

喜歡這篇文的大家真是太好了 YAYYY 如此危險的妄想阿阿阿阿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R芽 的頭像
CR芽

初芽

CR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二次元魚乾
  • 不知道是不是常看菊灣的關係,帝梅的部份看來很帶感的說///((變態出沒
  • 這樣倔強的梅算是很少寫的個性ˊˇˋ
    目前是打算到這為止...後續我也很想看下去,但不知道該走哪個方向好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完成的那一天(被揍

    CR芽 於 2013/12/14 23:49 回覆

  • 飛鳥
  • 菊灣的場合跟帝梅差距感超多的XDDDDDD
  • 耶嘿嘿嘿ˇˇˇ 一對菊灣多種口味!!!!←

    CR芽 於 2013/12/16 0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