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上發布過的廚文 練習文

整理過後又加油醋了一點,的混更新文yoooo


順序分別為:

菊/灣/葵(帝菊)

沒想到自家帝菊第一次出場會是在這種場合www
不知道會不會補上設定呢...要是還有他出場的文章的話大概會跟著附上吧。

────────────────────────────────────────────────────────────────


『是什麼呢?』

每每在那令人厭惡的潔白中清醒後總會這樣詢問著自己。

『為了什麼才弄成這狼狽的模樣?』

讓自己累成這樣,夜以繼日的拋出性命似的工作。

就算答案早就在詢問前便知曉了...



但腦袋還是如機械一樣重複著,不停循環、像定律一樣,怨恨著卻又逃不開的結果。

或許,是不想得知也不願承認。

不想在那房裡工作時發覺,抬首也找不到妳身影的那個事實。

「真是愚昧呢...」 苦笑著揉了太陽穴。

「沒想到諺語也並非只能套用在人類身上嗎...」


空氣裡充斥著西式藥品和殺菌消毒水混雜而成的冰冷氣味。

但這時的自己鼻腔中卻只嗅道淡薄的梅花清香。

「冬天...快到了呢。」
眼神茫茫的望向外頭已枯了枝的菊花,除了無奈更帶著濃濃思愁。

『我曾願意用自己的一切,換取妳的自由和存在,但....。』


淺嘆聲再度從他口中傳出,而後那間病房便再也沒有任何聲響。

✿✿✿✿✿✿✿✿✿✿✿✿✿✿✿✿✿✿✿✿✿✿✿✿✿✿✿✿✿✿✿✿✿✿


「又是這季節了呢~」呼出的氣息雖沒辦法結成白色的空氣,卻也足夠令灣發顫。

時間過的好快,四季就如同秒針似的飛梭。

然而在自家這四季常綠的氣候中,或許將它變的更快速了吧?

『離開你...多久了呢?』

搓著小手、呵氣, 稍微拉緊了脖子上的米白色圍巾。

其實自己,討厭這季節。

或許冬季是以自己為名並為象徵的傲骨花朵開花之際,卻也是和你分別後遇上的第一個季節。

雖然南島不如你家冷冽,卻沒料到少了一人的屋內會變的如此寒冷。

「果然是溫室效應呢...好冷。」 聽見自己喃喃的說服自己,回到家中脫下外套,疲憊的神情全寫在臉上。

轉身回房、熄了燈,卻沒合上窗,就這樣讓冷風吹入屋內,自己則裹上厚重的棉被。

『冬天吹的...是北風對吧?』


在昏睡前,腦中出現的最後一個念頭。

❀❀❀❀❀❀❀❀❀❀❀❀❀❀❀❀❀❀❀❀❀❀❀❀❀❀❀❀❀❀❀❀❀❀



"煩躁"

除了這情緒外,沒有其他字眼可以描述現在的他。


原先沉為深黑的瞳又默默泛起紅光。

纖細的漂亮指頭敲擊著桌子,發出令人不安的規律聲響,明顯有著某種頻率的加速。

『四周的空氣凝結了嗎?』 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的下人們思索。

「搞什麼、那傢伙!」 碰的一聲,用力搥著桌子站起。

伸出手,想拉開門去找那人揍一頓好發洩情緒,卻因其他人擁上而止住了動作。

「........做什麼?」
冷聲威脅拉扯自己的人群,房內的溫度瞬間下降了好幾度。

『果然不該詢問的...或許直接甩開或揮刀才識正確的選擇。 不管哪個時代都一樣,實際行動,才能簡潔快速的達到目的。』

不悅的坐回空房內的椅子上,一手托著頭另手拿起一張張文件批閱著。

被那群人說了令自己厭煩的話語。

「才不一樣,我和那傢伙。」

替身什麼的...隨便誰一看就會戳破了吧?

「愚蠢。」

唯一能正確分明的人早已離開他們了,以為這樣就能不被察覺嗎?

「真是群自我意識良好的傢伙。」

就算自己沉為黑眼,就算收起軍服軍刀,甚至刻意偽裝成那傢伙的模樣和習慣,還是一眼就能戳破
「....」

除了那孩子之外還能正確分辨出他們的人,久的已經想不起來了。

嘆息聲響起。

"回憶過去"並不是屬於自己的工作範圍。

鬆了手,任由雪白的紙張隨風紛飛、落下,最後灑滿一地。

「真無趣。」


明白自己是為了戰爭而出身的,那麼現在還能讓自己繼續存在的原因是什麼呢?

試圖放鬆情緒而往後靠上椅背,闔眼休息並自嘲的小聲笑了出來。

只因想起座敷童子在與他閒聊時曾說過。

"要是該消失魂魄還徘徊在現世的話...其原因必然是 ─── "

"有人,還在某處思念著靈魂本身吧。"

一點都不可愛的某人是不可能的了,每天忙著工作進出家裡只剩吃飯和休息,可那傢伙最近的紀錄可是一連數月都沒踏進本田家門。

那麼、如今知曉"我"的存在,甚是還想念著我的人.... 會是妳嗎?

輕風自窗外闖入,颳起了滿地的紙張也吹進了滿屋的梅香。

而他的表情則在不自覺中變的柔和了些。


──────────────────────────────────────────────────────────




創作者介紹

初芽

CR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