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文標題文-2


APH


菊灣、微苦、結局閃閃。






─────────────────────────────────────────────
辦公室裡,一對男女面面相覷。

灣娘---粉紅色的身影就如同象徵那女孩花朵般的色系,雖然頭上帶著的花飾並非梅,但也是不失大雅的紅色花朵。
而與之相對的男子-本田菊,則是與自己相同卻又多了點沉穩的黑,白色的西裝配上深藍色外套,剪齊的黑髮服貼著臉頰,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望著女孩。

怒視著男子,厥嘴忿忿的指著他 「笨蛋、討厭鬼! 」

一臉茫然的看著對方
「.... 請問,再下最近做了什麼惹灣小姐生氣的事了嗎?」

「哼!」 別過頭不想多說話。

「那個....對不起?」 總之還是先道歉再說,抱著這決心硬是低下頭。

但灣道是完全不吃這招,轉過頭直接狠瞪對方一眼。

「 唔!!!! 」 看著灣娘,感受到殺氣而不知不覺的退縮...。

『 反正你才不會懂...,你最好永遠都不知道!』
只見灣娘默默的走回開會的座位,收拾起隨身的物品十分乾脆的將包包背上肩朝門口走去。

「!! 那個 小...!」對於打算說出口的話頓了頓,雖然只有幾秒 「灣小姐,請問這麼晚了打算去哪裡?」藏不住的緊張神情,難得的全寫在臉上。

「我要去哪、不需要一一都向本.田.先.生報告吧?」不悅的朝對方吐了舌,轉身直直走出會議室,合上的大門阻隔了他的視線。

「......唉」垂下肩頭,收起來不及抓住她的手,說不懂的確是多餘的,他很清楚自己不該每每都挑戰她的底線,仗著自己的優勢這樣和欺壓有什麼不同?
拿這種事來比較,果然愚昧。 自己不可能少過對方的,這種事明明清楚...卻還是忍不住在意而想確認────






****




「其實笨的是我才對吧? 」喃喃自語的灣娘,走在步道上不悅的踢了顆無辜的小石頭出氣。

『 吶吶 、 你會聽見嗎? 我對你的心情...』

「喜歡你...」
但討厭自己每次都以這種局面收場,不說出來的話,不會有人知道的吧? 會永遠...都不會被察覺嗎?

雨點悄悄滴落,不知不覺下起了大雨,淋濕的路人奔跑著,路上的車子呼嘯而過。
而她只是繼續毫無目的的走著,腦中的思緒打結成團、直到聽見那人的聲音她才回過神...

「 小灣!!! 」手拿著白色的透明傘卻沒打開來遮雨,就只是直接抓著奔向對方。

「本田..先生?」或許是因為還未從思緒中脫離,眼神有些無助,抬首著他。

「因為下雨了,所以...想找妳先到我家裡避避雨....好嗎?」他打開傘替兩人遮雨。

『 菊...我喜歡 你 。』

「.... 不用了、本田先生,我不要緊的,你先回去吧。 」沉默許久後,她聽見自己微微顫抖的聲音如此說著...
「要是感冒了,可就不好..!?」連話都還未說完就突然他被拉近。
雖然不是令人心動的擁抱,不過至少沒被推開,在心中暗暗慶幸,但卻開心不起來,只是愣愣的看著他,被抓住的手,微微發麻。

「對不起.. 灣,雖然再下做了惹妳生氣的事,但是,請別這樣傷害自己。」
垂了頭的他更靠近彼此,能清楚的發覺他又皺起眉「....我很擔心妳。」


「為什麼..要在意我? 我又不是....你的誰」 最後一次了... ,灣娘心想。

「那是!?」 突如其來的問句 弄得他有些措手
「妳對我..很重要,那個... 我...」

『總是,猶豫不決呢 ... 』已經,盡力了。

看著對方的臉緩緩開口「為什麼...我會喜歡這樣的你?」 「喜歡到 ...就算無法得到回應也還是...一直。」一直放不下
「吶、本田先生 ....小灣好累了,可以做回灣小姐就好嗎?」她微笑...就算那表情比哭還難看。
「可以教我 該怎樣變回去嗎? 要怎麼樣才能,才能不再繼續喜歡你!! 」 並非吶喊著說出這句話的,但對她而言,得用盡全力才能將這句話說出口。

大雨不停滴落,拍打四周也拍著遮住兩人的那把傘,雨滴順著弧線滑落傘緣, 淚水也沿著眼框落了下來。

『 你...聽的見嗎? 努力拋出的心,沒被接住....而下墜碎裂的聲響。 』

「灣....」他啞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下意識得喊了最珍惜的那個名。

「抱歉...我想回家了。」低著頭,不想讓人看見自己現在的表情。


****

最後....

沒有攔下她、也沒有狗血劇場般的對她大喊"我愛妳" ...只是靜靜的看著灣離去的背影。

不知道雨傘再什麼時候飛走了,不清楚這場雨下了多久,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
他以為,以為自己會永遠站在那,站在他們分別的那街頭,但這夢直持續到他從被窩裡醒來為止,額頭上還放著一包微微溶化的冰塊水。

「...我為什麼會在家裡?」 尚未回神的腦袋昏沉沉的還有些疼痛,他試著爬起來,沒想到竟然挑戰失敗而跌坐回被窩中,這時手正好碰到擺在一旁的藥包。

「這是....」拿在手上審視了一會"xx病院。本田菊 先生...." 「我的藥?」可我不記得什麼時候去了醫院的 ?
分別的那幕閃過腦中,突然對藥包上的敬稱感到煩厭,便隨便丟回枕頭旁。

試著回想過程卻突然感到一股疼痛,沒辦法集中精神,記憶也斷斷續續的,發疼的腦袋像是在恥笑自己的愚昧。
「唉...」垂下頭,將臉埋進手裡。懊惱、沮散、心情直線下滑,現在的他還真有點想回到那個鎖國的時期...

要不然折中、只回去一點點也好... 但在回到那時,就能說的出口嗎?

「? ..門口好像有什麼聲音? 」被不明的聲響拉回神,扶著牆走到門口,敲擊聲突然消失,再自己準備好拉開門把的時候卻先被人拉動。

「本田菊、!! 哇阿阿阿!!!!」灣娘直接衝進門,撞上對方。

「痛!! 灣...妳沒事吧?」雖然身體因不適而被對方撞倒,但好在反應夠快,還來得及伸出手護住對方,雖然被壓在地上的是自己。

「什麼我沒事? 這是我要問你的吧! 」 激動的抓住對方,怒氣沖沖的對著他大吼「你這個笨蛋!!為什麼突然就昏倒!而且還睡了好幾天才讓我知道!!」

「诶??什...妳再說什麼?」完全呆愣住,無法理解對方的話語。

「你再給我裝傻...就一拳揍暈你,讓你直接住進醫院!!」握起拳頭,殺氣騰騰卻掛著淚眼,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玩笑話。

「 請、請等等!!我、我我我我真的不清楚這幾天發生的事了!」慌張的舉起手想擋住可能的攻擊「而且、不是說我都昏睡了...嗎?」看著對方的頭越來越低垂,心底有些疼痛了起來。

「灣....妳還,好嗎?」想伸出手撫摸那柔順的髮絲、想拍拍她的背安撫她...,但卻都被膽怯和不安阻止而停滯。

「大笨蛋... 我很擔心你阿....討厭鬼.. 」輕顫的身體用了濃濃的哭腔抱怨、啜泣著。 「不要以為、你這樣,..我就會原諒你了...笨蛋菊...」抓住緊對方的手又收緊了一些。

「...抱歉」輕輕的撫上對方的髮。

「說"抱歉"就能解決的話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了啦!!!」 猛然抬起頭朝他怒吼。

看著掛淚卻仍帶著倔強的她愣了一會 「說的也是呢...」臉上不自覺的揚起溫柔的微笑。

「你居然還笑的出來!!!根本就沒把我說的聽進...!!!! 」

伸手輕觸她柔軟的臉頰,止住她未了的話語 「謝謝妳」溫柔的目光看著對方臉頰漸漸泛紅,讓他在心裡感嘆的笑了

「小灣,妳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存在...那是遠比喜歡或愛還更重要的。」單一方施加的情感要是得不到回應,將會做出加倍的報復,
妳會懂嗎? 在那段時期中放任自我、放濫情感,被任意傷害到的人們、包括妳...已經不想在嚐一次了。

『妳會聽見嗎? 我真正的情感。』

「所以...」執起她細白、比自己還小上幾分的手掌,拉至唇邊輕吻。「請別討厭我好嗎?」因為妳比什麼都重要。

「.....歪理」紅著臉、別開頭,不敢再直視那雙快將人融化的熱切雙瞳。

「呵呵,我的文字造詣一直都沒耀先生強呢。」把玩著她忘了收回的雙手,像是抓著幼小白兔般輕柔。

「菊才是老是在玩文字遊戲!!討厭鬼、說句喜歡有這麼困難嗎?」
想著反正都以這樣的姿勢講了這麼久的話,灣便乾脆的直接趴上對方,倒了的話...撞到地上的人反正會是他嘛。


輕輕抱住令他在意到昏厥都未察覺的女孩,他滿足的笑著回應「這個嘛, 在下會妥善處理。」

「妥你個頭拉...大笨蛋。」埋進他懷裡咕噥。





─────────────────────────────────────────────────────────────────────




這是..拖了有點久的整理文 (淚

好感動終於完成了!!雖然多加的數字絕對不到4分之1~卻還是花了不少的時間的我好厲害!!!(被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R芽 的頭像
CR芽

初芽

CR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