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以菊視角來寫  

標題是灣對這件事的想法

算是年逾半百的小番外

APH守則依然請遵守喔~//

 

 

 

 

那夜提報的軍官們開心的說著新武器的成果

在我釐清狀況後才知道  他們竟不照規定擅自使用化學毒氣  只為了那些少數的反謀者

 

擔憂她身體狀況的我急忙的衝進臥房連禮節都不管的拉開紙門  

入眼的是昏厥的灣娘趴在桌上 文件作業散亂一地 

她細白的手推翻了擱再一旁的茶壺  茶水緩緩的滴著殘餘的深綠色抹茶

順著榻榻米的紋路蔓延著奇妙的形狀  染上了有些鮮豔的綠

 

她昏倒多久了!?

 

當時我不顧其他將她抱起 看到那張面無血絲的臉還帶有痛苦的表情

更讓我緊張的想叫醒她  雖然還有呼吸但她無力的攤在我懷裡小聲呻吟

我便立刻令部下去叫醫生來 

雖然他們因為我反常的情緒 僵住幾秒後才快速的奔去找人 連行禮都省了 

不過這樣也好  反正我也沒時間管那些小事 眼下要我處裡的還有其他更多

 

在等待的時間裡  我快速的將房間稍作整理  鋪好棉被小心翼翼的讓她躺入

不過她仍痛苦的小聲哭泣  令我感到一陣難受  輕柔伸手抹去她臉上的淚痕

 

一旁的僕人們個個站在門口不敢靠近  大概是我表現的太反常了

這麼說起來  我在她們心中也是個沒血沒淚的人?

看來我在外面豎立起的形象即使到家裡還是如往常般苛刻啊

還沒想太深  外頭就傳來醫生到來的消息  我連忙上前迎接  將那些無要緊的事拋諸腦後

 

經過診斷後  醫生說只是身體受到些毒害侵襲  服過藥後就能剔除  

在我稍微感到安心時  醫生卻仍皺著眉頭 

思索幾秒後才略壓低音量繼續說下去

[ 她的身體會虛弱一陣子...不過這因該還不至令人昏迷才對

大概還包括了其他的傷害才導致這結果  如果可以的話 讓她安靜靜養會比較好...]

 

[我知道了 我會讓她充足休息的。]

目送醫師離開後 我又走回到那間房   輕聲拉上紙門只剩下我們兩人

服藥後妳的神情比方才好上許多  即便仍舊昏睡但至少安穩許多

 

房內的桌上堆放著未處理的文件 那些是剛才喚人拿過來的物品

原本打算就算要照顧妳還是能找點時間處理文件  

看樣子我是太高估自己的注意力  也或許是我低估了這感情對我的影響

 

我知道   就算妳從沒對我抱怨過任何一句話 

但妳都看在眼裡  也一定都在心裡記著我的惡行吧

對我 大概只有恨了

 

明明當初我對妳的感情也不過只貪圖個利益而已

如今演變成這樣   可還真是完全與妳對比的局勢呢

 

 

就算與妳相處時多是滿滿的苦澀感 

但像這樣看著妳時   總會有一抹無法形容的甜鑽上心頭

 

 

 


 

 

 

不斷蔓延生長的感情將我綑綁   我只能放任一切 

那不是我了解的情感  不是用這把刀就能斬斷的東西

就算一切都不能掌握  我也希望能看到妳再身邊徘徊

或許到無法動彈的時候  我就能說出對妳的思慕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R芽 的頭像
CR芽

初芽

CR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